您的当前位置: 主页 > 无限恐怖 > 短篇鬼故事 > 祸起于欲

祸起于欲

1500730897   来源:Fear8.Com   来搞者:www.sg505.com   浏览量:

    (一)礼物
    一日,陈子君收到一件包裹,里面是一个仿真娃娃的玩具,陈子君生性喜欢一些怪异的东西,虽然不知道是谁送的,但还是满心欢喜的收下了,放置在床上。晚上她老公丁峰看到娃娃的那一刻,惊叫了起来,陈子君直接蔑视他,“一个玩具而已,你不觉得他很可爱吗,眉眼之间还有些像你呢,你一个大男人一惊一乍的,莫不是心里有鬼?”
    丁峰十分无语,但是他已经习惯了陈子君对他的态度。丁峰快毕业的时候,找工作四处碰壁,在这个大学生遍地一抓一把的时代,农村的出身无疑就是输在了起跑线上,可是他不甘心,直到有一天,一个学长和某公司部门经理的千金喜结连理,他才正视自己,要想翻身不再回到那穷乡僻壤的家乡,只有利用自己这副皮囊了。
    他打听到某知名企业家的千金就在他们附近的学校读书,于是便设计了一场英雄救美的戏码,虽然老套,但陈子君对他有了好感,加上丁峰长相英俊,两人便开始了交往。陈子君也将丁峰推荐到了父亲的公司,丁峰佯装不知其身份,心里却乐开了花,毕竟这样的起步可是羡煞多少人哪!丁峰通过自己的努力当上了部门经理,还赢取了陈子君的芳心,最终抱得美人归。
    丁峰表面上对陈子君百般爱护,背地里却十分不能忍受她的大小姐脾气,她不高兴罚跪不算,尤其是陈子君是学医的,及其喜欢恐怖的东西,家里经常会出现解剖的猫啊,耗子啊,人体器官之类,每次都让丁峰心惊胆战,正是这个原因才使得陈子君的前几任男友和她分手。而陈子君却对此不屑一顾,甚至嘲笑丁峰懦弱胆小。
    这次,陈子君竟然要把仿真娃娃的玩具放到床上,使得丁峰心里尤为恐惧,的确如陈子君所说,他心里有鬼。
    (二)心中有鬼
    丁峰每天虽然看起来春风得意,但毕竟是苟延残喘在妻子的淫威下,于是时间久了,心理有些扭曲。一年前的一天下班后,在街边吃大排档的时候,看到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过来乞讨,小姑娘虽然脏兮兮的,但是长相端庄清秀,丁峰瞬间没有了饥饿的感觉,某种欲望蠢蠢欲动。他给了小女孩300块钱,并给她买了两套干净的衣服,请她去肯德基吃了汉堡,小女孩千恩万谢地谢过她之后想要离开,却不想晕倒在餐厅。原来丁峰在她的奶茶里放了安眠药,他把小女孩带到了宾馆,做出了禽兽不如的行为。小女孩醒来后,方知发生了什么,哭闹半天无济于事,于是丁峰便打听起小女孩的身世,在得知她是外地人,在本市无认识的人时,他心生一计,连哄带骗对小女孩负责,于是给她在单位附近租了套房子,对外谎称是他表妹,却每天抽时间对小女孩行禽兽之事。
    直到有一天,小女孩告诉丁峰,她怀孕了,丁峰才意识到自己的放纵无度,可是他就算再不喜欢陈子君,也不能放弃现在的一切,他劝小女孩打掉孩子,小女孩却固执地不肯听,并扬言“想让我打掉孩子,除非我死!”
    丁峰束手无策,想想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一切怎么可能被一个小女孩毁掉,于是在一个晚上他将小女孩骗到湖边,骗她喝下了含有安眠药的饮料,在划船时将她推到了湖里。转身回家,担心了几天,却并未见新闻播报有人坠湖,想想也是,偌大的一个城市,小女孩举目无亲,就算是报道又能怎样,谁会真正去追查这种流浪人员的死因呢,想到这,他释然了。就在他的罪行快要被自己遗忘的时候,陈子君收到的仿真娃娃和无意间一句像他的话,让他不由得害怕,他觉得是小女孩回来找他报仇了,所以才会惊叫。
    (三)真相
    陈子君每日睡觉时将仿真娃娃放在两人中间,使得丁峰每天噩梦连连,两周过去,丁峰的眼窝就深陷了下去。即便这样,陈子君依旧不舍得扔掉仿真娃娃,就好像扔掉是她的孩子一样。夫妻二人争执不下,最后达成协议,去找个道长来家看看。
    白云观的张大师在当地赫赫有名,在进屋的那一刻,张大师巡视一遭,最后目光落在仿真娃娃上,“屋内阴气极重,而且和丁施主的渊源颇深,要想破解,解铃还须系铃人,能否向贫道如实道来?”
    丁峰为保小命,只得将一年前所做之错事告知张大师,陈子君听罢,痛哭不已。丁峰只得跪地请求陈子君原谅,张大师指点仿真娃娃乃小女孩腹中婴童附身,因丁峰剥夺了他来世间的权利,因此怨气极重,但不得强行扔掉,只得用爱心去感化,至于成与不成就看夫妻二人的造化了。夫妻二人谢过张大师,开始像抚养婴儿一样对待仿真娃娃,可是丁峰的病却并未好转,梦中依旧是浑身浮肿的小女孩抱着一个小婴儿满身是水地来找他索命,他自知小女孩不肯原谅他,便趁妻子不在,割腕自杀了。他的血液干涸之后,陈子君和张大师走了进来,陈子君一脸不屑:“早知道这么不经吓,干嘛要糟蹋人家小女孩,没用的东西,一个玩具一点致幻剂就把你逼死了,难道你以为我真的就是个绣花枕头吗?笨蛋!”随后转身对张大师说:“现在终于没有人阻止我们在一起了”,说完扑到张大师怀里。
    (四)结局的结局
    张大师一刀刺入了陈子君的心脏,“还记得几年前你我在一起时,我为你买的保险吗?那时你我情投意合,被你父亲拆散,我一时冲动去了白云观,你却另结新欢,那个时候我就发誓要报复你们一家,所以我出家后多次邀你来到覌中,为白云观捐钱以彰显你的慈善之心,还为你买了一份人身保险,你死之后,我会以你的名义将这笔保险赔偿金捐给白云观,放心,别人会记住你这个大善人的。而你的丈夫竟然糟蹋了我表妹,还想将她淹死,幸亏被好心人救起,你们夫妻均非善类,所以都该死。明天的头条将是本市陈姓企业家之女婿丁峰一年前故意杀人,因不能忍受心里折磨,在家割腕自杀,夫妻伉俪情深,其妻随之而去。”言罢,飘然而去,而该市再无张大师。
    纵观世间种种,爱恨情仇,皆源于欲。故佛家讲究四大皆空,尤戒贪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