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主页 > 鬼话连篇 > 新人鬼情未了

新人鬼情未了

1499609338   来源:Fear8.Com   来搞者:www.sg505.com   浏览量:

    顺治年间,京城郊外的小浦村里有一个叫冯松的书生,冯松自小好读,十七岁的时候就已经是远近闻名的才子。
    俗话说的好,人没有十全十美的。冯松十一岁丧父,母亲只能帮人刺绣和缝补衣服度日,家境非常艰难。
    长大成名后的冯松靠着给人写字作画赚下了一些家业。虽然家境好了,但是冯松和母亲深知穷人的疾苦,他们非常低调,母亲帮他挑了一个长相俊秀的农家女做媳妇,一家人日子过得平平淡淡。
    一年后,冯松的媳妇杜鹃产下一个男婴,从此一家三口变四口,日子过得其乐融融。
    一日,冯母带着杜鹃和孙子去集市买东西,集市上人流攒动,杜鹃一个转身就撞在了一个叫刘成的男人身上。
    刘成年纪将近五十,是京城里有名的大财主。虽然他不在仕途,但是他和城里很多大官都有勾结。自己的财力加上那些支持他的权势让他成了一个嚣张跋扈的人。
    本来杜鹃撞了刘成,刘成一定不会轻饶了她,可是杜鹃给她道歉的时候,他看到了杜鹃那清秀的脸庞,他瞬时就被杜鹃的美色吸引了。
    “你是哪家女子?怎么走路如此不当心啊?要不要本大爷亲自教教你这走路的规矩,啊哈哈哈哈……”
    说着,刘成就上前抓住了杜鹃的手,杜鹃赶紧用力挣开,冯母见状也赶紧抱着孩子走了过来。
    冯母一手把杜鹃拉到了自己身后,她强挤着笑容对刘成说:“这不是刘大爷吗,真是对不住,乡下儿媳第一次进城不小心冲撞了您,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我在这里替儿媳妇给您陪个礼,请您多担待。”
    刘成听了这话似有不悦:“怎么,这位美人是你儿媳妇?你们从哪里来呀?”
    冯母点点头:“是,我们是城外小浦村的。乡下女人没见过世面,请您多包涵。”
    刘成摆摆手说道:“行了,行了,你们走吧!”
    杜鹃和冯母赶紧抱着孩子离开了,刘成冲着身边的仆人使了个眼色,仆人立马跟了上去。
    傍晚,刘成由仆人带着来到了小浦村。他们十几个人埋伏在冯松家门外,看着屋里的灯都灭了,十几个人簇拥着刘成闯进了冯松和杜鹃的房间。几人死死地控制住了冯松,刘成则是饿狼扑食一样抱住了杜鹃。
    黑夜中,杜鹃听出了那是刘成的声音,她拼命反抗,一脚踢在了刘成的肚子上。刘成从来没吃过这么大的亏,他顿时非常气愤,命几个人一起抓住杜鹃,他则是开始解开杜鹃的衣衫。
    夜深人静,刘成强行侮辱了杜鹃然后带着人离开了,留下冯家一家哭天喊地,痛不欲生。
    自从刘成离开,杜鹃就瘫在地上没有动过,任凭冯松和母亲怎么喊她,她就像没有听见。
    许久,杜鹃仰天大喊一声“刘成,你不得好死”,然后她朝着床头撞了过去,鲜血顿时染红了半张床,杜鹃瞪着一双含泪的眼睛断了气。
    冯母看到儿媳妇突然毙命,她一时急火攻心也晕倒了,在床上躺了半日后,冯母也口吐鲜血而亡,她死前的最后一句话也是“刘成,你不得好死。”
    冯松一日之内失去了妻子和母亲,他伤心至极,连夜写好供状抱着孩子去了官府告状。
    俗话说官官相护,冯松一个平民百姓,怎么可能赢得了这场官司?他被官府连打带推的赶了出去。
    回村后,乡亲们帮着冯松把杜鹃和冯母都安葬了。好心的乡亲还劝冯松不要去告状,这官司是不可能赢的。
    冯松静下心来想了想,自己无权无势,这场官司确实难赢,但是这天大的仇不能不报,既然法律不管用,那就自己解决。从此,冯松弃文习武,他带着孩子去了一处寺庙,把孩子交给寺中人抚养,自己跟着武艺高强的师傅练起了武。
    经过三年日夜苦练,冯松已经可以徒手与十几个人搏斗,更可以飞檐走壁,来无影去无踪。
    冯松觉得报仇时机已经成熟,他趁夜来到了刘成的府上。
    刘成家丁虽然多,可都是仗着权势欺人霸市的小人,真正的武艺高手根本没有。冯松在府里如入无人之境,很快就找到了刘成的房间。
    冯松手起刀落,刘成的人头瞬间就掉了下来。冯松拿走了人头,他趁夜把刘成的人头挂在了城门楼上。
    第二天,人们发现了刘成的人头,官府下令全城搜捕杀人凶手,对提供杀人凶手线索的人赏金一百两。
    本来,冯松杀人是没有人知道的,可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寺庙里一个利欲熏心的和尚看到了悬赏告示,他把冯松练武三年策划刺杀刘成的事告诉了官府。
    官府很快派人来寺庙抓捕冯松,因为惧怕冯松武艺高强,他们把冯松的儿子先抓走了,以此威胁冯松束手就擒。
    冯松为了儿子放弃了反抗,他被官兵五花大绑带回了府衙。
    虽然冯松为了活命不肯开口,可是他杀了刘成损害了很多大官的利益,官府强行让他在杀人供状上按了手印,还把冯松的儿子也判了斩刑。
    第二日,冯松和儿子被押着来到菜市口准备午时斩首。幼儿啼哭不已,冯松仰天长啸:“老天无眼啊,恶棍贪官当道,百姓有冤难伸,来日我化成厉鬼定要杀光你们这帮贪官。”
    冯松话音刚落,一阵狂风突然吹来,人们都被风吹得睁不开眼。
    许久,风停了,人们再看刑场上已经空无一人,冯松和孩子都不知去向。
    在场的人都在诧异,空中突然传来清脆的声音:我乃山中狐仙,虽然不该管人间之事,可是我见不得贪官恶霸如此害人,今日我把冯松和幼儿带走,他日如果再被我知道官商勾结害人性命的事,我定不轻饶。
    听完狐仙的话,官府的人陆续仓皇撤出了菜市口,许多百姓对天叩拜,祈祷这明事理的狐仙能够保佑他们平安度日!
    其实,救走冯松和孩子的不是狐仙,是杜鹃的鬼魂,她在地府用永不超生的代价换一个时辰到阳间救走了自己的丈夫和孩子。
    得知真相的冯松对妻子感激不已。从那以后,冯松一边给妻子和母亲守墓,一边教儿子读书做人,终于把儿子培养成了一个清正廉洁、为百姓办事的好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