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主页 > 鬼话连篇 > 民间奇谈之小红

民间奇谈之小红

1501289798   来源:Fear8.Com   来搞者:www.sg505.com   浏览量:

    小红死了,死于自己生日当天。
    小红只是一个七岁的孩子,身上穿着红色的连衣裙,脚上是红色的凉鞋,通体就像一个红色的人参娃娃一样靠在村口的柳树下,就像熟睡了一样。
    小红的妈妈疯了一样,抱着小红的尸体不放手,生怕一撒手,女儿就会不翼而飞,围观的妇女们眼睛都是红红的,很多男人也都唉声叹气。
    小红爷爷和爸爸来时,小红的妈妈已经哭得晕了过去,小红爸爸脸不停的颤栗着,血红的两眼凝望着女儿小小的身子,踉跄着把孩子的尸身抱回了家。
    一、消失的尸体
    小红的尸体就停放在自己家的仓房内,小红爷爷摸着孩子的身体,总是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自己总是帮别人家办理白事情,还没有碰到这种情形,从体外看不出一点死亡的痕迹,尸身绵软不僵、温而不凉,真是一个怪事。
    小红奶奶慢慢退去孩子的红裙子,转身去取新购置的一套衣服,忽然觉得衣袖被一只手拽了一下,激灵一下回过了头,孩子的姿态没有一点变化,小红奶奶拍了拍自己的头,又揉揉有点干涩发红的眼睛,觉得真是自己想多了。
    奶奶又一次转身取来了新衣裤,可是回过身来,奶奶的腿竟不自觉的抖了起来,小红的红裙子好好的穿在身上,还是以前一样的姿势,这不是幻觉,这是真真切切的现实,奶奶顾不得给孩子穿衣服了,呼喊着撒腿跑回了上屋。
    迎面正碰上小红的爷爷,一看气喘吁吁、大汗淋漓的老伴,爷爷心里起了疑惑,这个平时胆子很大又好张罗事的老伴,现在怎么成了这个样子,只好扶着她到屋里休息。
    奶奶哆嗦着嘴唇说出了自己碰到这诡异事情的经过,在场的亲友、族人一大帮人都是不置可否的态度,都认为是小红奶奶受了太大刺激产生的幻觉而已。
    一大早,小红的爷爷找来会看阴阳的先生给看一下风水,也想早一点让孙女入土为安。听说小女孩穿着红色衣裙靠在柳树下死亡,风水先生觉得很是不妙,既然来了也只好进去看看再说。
    一帮人陪着风水先生走进了停着尸体的仓房,大家举目一看,哪有什么女孩的尸体,停尸案上是空荡荡的,当时屋外有很多帮忙的人,女孩尸身躺着时头对着的空地上还有烧纸的铁盆,如今盆中的纸灰还泛着光亮,可是女孩的尸身就像是空气一样飘散了。
    二、小红出生
    七年前的夏季,天气很是闷热,快到临产期的小红妈妈感觉到很是疲累,身体刚刚靠在炕头就迷迷糊糊的进入了梦乡:自己走进了一望无际的林子中,四周有些阴郁的微风吹过,不觉间心底有些许的恐惧感,脚下竟有些踉跄,差一点就被一些不明植物绊倒。忽然,一个一身黄衣的美貌女子出现在自己面前,就像是从天而降一样,及时的伸手拽住了自己倾斜的身体。自己好想说几句道谢的话,可是张了几次嘴都没有发出声来,黄衣女子好像看出了自己的想法,亲热的拉着自己的手,柔美的躯体往自己身上贴了贴,自己感觉到亲昵的同时,还有一种被挤压的感觉。
    就在这时,一阵风吹过,黄衣女子激灵灵的一个踉跄,拐带着自己的身体差一点摔倒,接着自己的手就被一个美丽的绿衣女子牵在手里,心一阵的扑通扑通乱跳。
    紧接着黄衣女子和绿衣女子就撕打在一起,呼呼的风声不停的扫着自己的脸,有尖尖的刺痛让自己不得不提起百倍的注意,为了免遭池鱼之殃,看准了一个空挡,一个猫腰就钻进了身后的草丛中,结果是一脚踩空,身体顺着地势骨碌碌滚了下去。
    本能的自己张着两手四处捞救命稻草,好不容易抓到了一样物件,身体滚动的趋势稍微一缓,结果是连人带抓着的东西一起又滚了下去,眼看着滚到悬崖边了,身体骤然停了下来,再看看自己的双手,除了一抹残留的淡绿色,什么也没有看见。
    身体微微一震,小红的妈妈醒了过来,腹部出现疼痛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家人赶紧请来接生婆,小红就这样诞生了。
    刚出生的小红身体非常的健康,总是睁着一双大眼睛四处观望,没有特殊情况时不哭不闹,从不给大人增添任何麻烦,乖巧的让人心生怜爱。
    小红的家庭是一个普通农户,所在的村落处于深山腹地,远离现代城市,村民们一直保留着很古朴的民风和重男轻女的心里,近百户村民每家都只靠种几亩薄田和狩猎为生,生活很是清苦。
    小红的爷爷和父亲都是家中的独子,爷爷和奶奶时时刻刻都盼着能抱一个大胖孙子,小红的出生让一家人略有失望,但一点也没有影响家人对她的爱,只是全家都盼着能再添一个男孩。
    小红的母亲自从生了小红后,身体日渐羸弱,虽说是女儿乖巧可人不纠缠她,可是她也总是觉得体虚无力,身子也日渐消瘦。
    看着儿媳这个病歪歪的身子,小红的爷爷和奶奶非常的难过,一是心疼儿媳,二是抱孙子无望。老两口背着儿子和儿媳时也免不了长吁短叹、唉声叹气,有一次老两口的说话和叹息被五岁的孙女听到,一个五岁的女孩像一个大人一样微微的皱起了眉头。爷爷和奶奶丝毫没有注意小红的表情,只是宠溺的揉揉孙女的头发,笑呵呵的忙事情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