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主页 > 无限恐怖 > 惊悚故事 > 盗墓怪谈之方圆城

盗墓怪谈之方圆城

1500593297   来源:Fear8.Com   来搞者:www.sg505.com   浏览量:

    狼眼坡
    二十天前,村里来了十几个人。他们自称来考古,不过我看十有八九是盗墓贼。他们在我家住了一宿,次日临走时说要租我家的大黄狗去看行李,我一时财迷就答应了。大黄吃了人家两盒肉罐头,乐颠颠儿地跟了去。
    娘看了看大黄,又看了看忙着数钱的我,骂道:“你呀,跟大黄一样没出息!”
    我憨笑一下没说啥,因为有些事情不能让娘知道。
    那帮人之所以租大黄,是想让它守夜,因为普通的狗虽然打架不猛,但见到生人就会吠叫报信。可惜他们忘了,大黄是不会对我叫的。
    晚上,等娘睡着,我挖出埋在鸡窝里的土枪,准备前去偷点儿东西。午夜时分,我找到营地,翻了下帐篷,开始觉得不对劲儿:看帐篷的样子,恐怕十几天没人睡过了。难道他们已经死在下面了?
    我心里发毛,准备撤,可是一回头,却发现来时的山路没了。羊肠小路变成了冰冷的石壁,有血从石壁里面渗出来。天,我这不是在古墓里吗?真是现世报,刚想做贼就遇到了鬼打墙!
    这时,大黄嚎叫的声音传来,飘荡在石壁之间,异常疹人。
    我想起狼眼坡的诅咒:“乱葬岭,狼眼坡,只等人来把棺合!”
    狼眼坡古时是一伙山贼的巢穴,他们时常袭击附近的村民和过往客商,官府来抓就立刻缩回山里,让朝廷非常头疼。
    终于,朝廷忍无可忍,发兵前来围剿。山贼当然不是官兵的对手,节节败退,最后被逼进了狼眼坡的山沟里。官兵包围了整座山,搜了三天三夜,可是山里一个人都没有,只有一百多只被挖了眼睛的死狼。
    大黄从黑暗中走来,朝我步步逼近,双眼闪烁着凶光。我挺起土枪对准它,却又不忍心打,只好钻进了一个黑漆漆的盗洞。盗洞的直径只有几十厘米,我感觉像在管子里爬行一样。狗不善于在如此狭小的空间行动,所以追得很慢。
    终于,盗洞到了尽头。我探头出来,差点儿撞到一颗人头。人头插在一根木棍上,已经开始腐烂了。这老家伙我认识,是那伙盗墓贼的头目。
    我吓得双腿一软,坐在了盗洞口上,没想到大黄恰好爬到洞口,在我的屁股上结结实实地皎了一口。我大骂着朝前面的黑暗中跑去,好在不远处就有一扇玉石材质的门。门是半掩着的,说不定门后就是个可以躲藏的墓室。不过那门槛高得实在有些离谱,我几乎是爬墙一样爬上去的。爬上去后,我回头看了一眼,见大黄正贪婪地啃着那颗人头。
    大黄这些天到底经历了什么?不过我随即又不理会这个问题了,因为我觉得大黄经历的事情恐怕待会儿就会发生在我的身上。
    狗很猛
    人头很快被啃得差不多了,大黄很快就会追过来。我忙往墓室里面藏,可是刚一转身,只觉脚下一空,栽了进去。还好我反应快,一把扒住了门槛。
    这哪是什么墓室,根本就是一条湖嘛!水面是青色的,平静得可怕,我刚刚掉进来居然没有引起一丝涟漪。
    我渐渐地意识到自己弄错了,这不是湖,而是一个极大的圆形水池。水池外的墙壁十分平整,每隔十几米就插着一盏蓄电矿灯,应该是那批盗墓贼留下的。借着灯光往上看,我发现这里的穹顶居然是正方形的。一般来说,房屋的地板和屋顶形状应该一样,这样下半圆、上半方的我还真没见过。墙壁因为连在方顶和圆池之间,也跟着呈现出许多诡异的曲线,整个空间好像被扭曲了一样,让人一看就心里发毛。往下看,只见四、五米深的水底铺了一层尸体,不知里面有没有那批盗墓贼。
    我正想着,大黄已经追了过来。好在这门槛奇高,它狂吠着想跳上来,却总是差一点儿。大黄一张凶脸在我面前一出一没,恐怕再多跳几厘米,就能一口把我的脑袋叼了去。好在僵持了几分钟,大黄似乎没了耐性,不跳了,不知道在外面鼓捣什么去了。
    我刚想松口气,只见它居然大摇大摆地走上了门槛,龇牙看着我。
    它是去找垫脚的东西去了!天呐,这还是我家的那只蠢狗吗?
    大黄朝我的脑袋咬来,我低头藏进水里,它咬不到就去咬我的手。我心里狂骂,却也只好把手松开,沉进了水里。我游泳技术还是很棒的,可是这里的水完全没有浮力,我拼命划,却连个水花都带不起来。幸好水下的墙壁上有块突出的石头,我屏住呼吸抱着石头,心想这只蠢狗一走就爬上去。可是,大黄也跟着跳了下来。我算见识到真正的狗刨是什么样了,不过它折腾半天也浮不起来,开始向下沉去。我大喜,正想爬上去换口气,却见大黄眼睛里的凶光渐渐消失,又变回蠢笨的样子,吐着一串气泡渐渐地沉了下去。我心中一痛,抓着石壁慢慢地下去救它。
    就在我快要够到它爪子的时候,大黄突然恢复了疯狂的样子,眼神中射出一丝狡狯,咬住我的手,把我拖向了水底。
    该死,这畜生使诈!
    正在这时,水底的尸群动了。
    诈尸分很多种,水尸是其中比较弱的一类。水尸攻击性不强,不过一般都有毒,诈尸时毒素会混进水里。现在尸群像水草一样动了起来,既恐怖又壮观。大黄落到尸群上,没有停留,用后腿拨开尸体继续往里面钻,我也被它扯了进去。本以为这群尸体只有一层,这时才发现不知堆积了多厚。好在尸体的牙都已经钙化脱落了,咬在身上像鱼疗一样麻酥酥的,还有点儿爽。我一放松,嘴张开了,一口人肉就灌了进来。
    穿过大概两米多深的尸群,我肺都快憋炸了。大黄松开我的手,不停地用头拱我,似乎在提醒我注意什么东西。我拨开尸群看去,见池底有个八宝玲珑锁。这东西和九连环差不多,需要一定的技巧才能解开。难道大黄是带来我解锁的?我豁出去了,开始专心地解锁。因为一只手被咬伤了,我只能单手解,所以速度非常慢。最糟糕的是氧气,本来我胸腔还存着一口气的,但这里太深,水压像要把人挤扁一样,终于逼得我把最后一口气也吐了出去。
    我只觉一阵头晕目眩,然后眼前开始发黑。好在这时锁终于打开了,我听到一阵巨大的水声,然后就陷入了昏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