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主页 > 鬼故事 > 申博亚洲上网导航 > 请你上路

请你上路

1498726833   来源:Fear8.Com   来搞者:www.sg505.com   浏览量:

    睡上棺
    我再一次用自己的经历证明,女人在逛街时的精力是无穷大的。在陪女友一下午逛了无数条街后,我回到寝室就一头栽倒在了床上,指头都懒得再动一下,时间不长便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
    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到自己回到小时候睡在婴儿床上的感觉。几个模糊的人影推着婴儿床,想让我安然入睡。可是时间一长,我突然感觉到自己好像真的在动。
    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发现身下躺的不是床,而是一口用纸扎成的棺材。棺材的四角,四个身穿寿衣的人正抬着我朝远处走去。
    我吓得顿时惊叫一声,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我为什么会在这儿,这群人要抬着我去哪里?抬着我的四个身穿寿衣的人听到我的惊呼,突然将纸棺材放了下来。一群腐烂的脸朝我看来,空洞的眼神中充满着怨气,残缺的嘴巴里蠕动着数不清的蛆虫。
    我想起身逃跑,可是身体因为极度恐惧完全不受控制,眼睁睁地看着那些鬼伸出白骨爪子朝我抓来。
    我再也受不了这样的恐惧,瞬间晕了过去。
    醒来时,我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我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发现没有什么事,便立即起床去找刘思浩。刘思浩正在食堂里吃早饭,我一屁股坐在他面前,一五一十地将夜里发生的事告诉了他。
    刘思浩脸色有点儿难看:“这是鬼要带你上路!你昨天都干什么了?”
    带我上路?我的脸色瞬间就白了,急忙将昨天发生的事一个细节不落地告诉了他。
    还没有等我说完,刘思浩一拍手说:“你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没脱衣服?”
    我点了点头,不明白刘思浩什么意思。
    刘思浩用一个“你完了”的表情看着我说:“晚上睡觉的时候必须脱衣服,哪怕只脱一件也行。如果你晚上不脱衣服,就会有鬼把你当做死人带走。你不知道每个去世入土的人都会穿上衣服吗?这就叫做‘睡穿衣,上冥路’!”
    我的脸色更白了,急促地说道:“可是我现在什么事都没有,它们放我回来了啊!”
    刘思浩摇了摇头:“你错了!既然这群鬼把你当成死人要带走你,这次因为你侥幸逃脱,它们还会有下一次的。因为,在它们眼中你已经是一个死人了,它们必须带你上冥路!”
    计划
    我从食堂里失魂落魄地走了出来,心里都是绝望。刘思浩也就知道这些了,他告诉我,想要活下去,只能想方设法躲过这群带路鬼。如果躲不过去,那么下次就绝对不会这么走运了。
    我再也没有心思上课了,在外面晃荡了一圈儿后就回了宿舍。就在我正想推门进寝室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窃窃私语。我心中一动,从门缝中看去,见肖骁正跪在我的床前,手里拿着一把纸钱挥撒着,同时嘴里念念有词。很快,一群身穿寿衣的鬼就从墙中慢慢地浮现,正是昨天夜里那群带路鬼。
    我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心仿佛被一把大手抓住了,满脑子混乱。这一切难不成是肖骁干的,可是肖骁为什么要这么做?
    就在我脑袋一热,想要冲进寝室去质问肖骁时,一只手突然抓住我的胳膊,将我拉到了一个角落中。随后,那个人对着我说:“秦阳,你要干什么,你疯了?”
    其实我刚准备推门的时候就已经后悔了,幸亏卫青拉了我一下。我压着满肚子火气,低声说:“我也没得罪过肖骁,他居然请鬼来害我!”
    卫青说: “ 既然他已经请来鬼对付你了, 你刚才进去不等于找死吗?”
    我沉默了下来,看着卫青问:“卫青,你好像知道这件事?”
    卫青叹了一口气,说:“其实我早就知道肖骁这段时间在请鬼,但是我不知道他原来是想对付你!”
    我脑子里更乱了:刘思浩刚刚才对我说,我这是因为睡觉的时候没有脱衣服才会被鬼当成死人带走的,怎么又变成肖骁要害我了?
    正当我六神无主之际,卫青拍了拍我的肩膀:“你别担心,我既然知道这件事,就有解决的办法。你只需要听我的吩咐,就能逃过一劫!”
    我急切地看着卫青:“方法是什么?”
    卫青嘴角挂着一丝笑意,趴在我的耳边一阵耳语。
    转眼,夜晚来临。我跟卫青回到寝室,对视一眼,然后换了一下床铺——卫青睡我的床,我睡卫青的床。只有这样,卫青才能对付上那群鬼,而我就没什么事了。
    时间越来越晚,寝室中大部分人都回来了,只有肖骁还没有回来。我有些担心,但是困意慢慢地席卷而来。突然,我的手机收到一条短信,是刘思浩发来的:你要小心!我查了一下,带路鬼的出现并不是巧合,很可能因为你身边有死去的人。它们原本不是来请你的,而是请那个死去的人上冥路的,只不过你睡觉的时候,它们把你当成那个要上冥路的死人了。
    我顿时一惊:什么,寝室里有人死了?意思也就是说,寝室理有鬼?还没等我来得及细想,门突然被一阵阴风吹开了。我突然感觉到身下的床在动,低头一看,发现身下的床又变成了一口纸棺材。纸棺材的四角,那四个身穿寿衣的鬼再次出现,抬着我朝外面走去。这时,一双青白色的手突然伸过来,牢牢地抓住我的胳膊,将我控制在了纸棺材上。